一閃

張新杰生賀-夜行

。OOC預警,努力捉摸韓大大和張副隊ing

。排版渣請見諒,我努力了…Orz

。部分文字引用蘇軾-記承天夜遊

。如果以上都ok的話,那我們就開始吧 :)






  這個夜晚不太寧靜。

 

  張新杰坐起身,煩躁地看著身旁指著十一點零五分的鬧鐘,離自己的睡眠時間已經過了五分鐘了,熟悉的睡意卻沒有像浪潮般席捲而來,而是把他推向更深的大海中。

 

  「解衣欲睡,月色入戶,欣然啟行」。

 

  張新杰甩了甩頭,失眠的夜晚思緒總是不受控制的四處飛散,年少讀過的詩詞在此時默默刷起了存在感。張新杰原想忽略這近乎瘋狂的念頭,但,偶爾試一遭又何訪?


 ----------------------------------------------------------------------------


  明天就是張新杰的生日了,只要一想到這件事就讓韓文清輾轉難眠。該說些什麼、該送什麼禮物都讓他十分苦惱。手錶?但張新杰最不缺的就是手表;襯衫?交往那麼久,連張新杰衣服的尺寸都不知道的韓文清表示很憂傷;錢包?但一個錢包臉送別人錢包會不會很違和呢……。

 

  眼看想法越跑越偏,韓文清決定出去吹吹冷風讓自己清醒一點。

 

 ----------------------------------------------------------------------------


  張新杰緩緩地推開霸圖的大門,久沒上油的大門發出刺耳的噪音,劃破了整個寧靜的夜晚。這是他生平第一次晚上不睡覺在外面閒逛。

 

  迎面而來的冷風刺的張新杰臉頰發疼,他裹緊了大衣,向路的另一端走去。

 

 ----------------------------------------------------------------------------


  一個人走在夜晚寂靜的小路上,微弱的路燈把韓文清的影子拉的好長好長,韓文清就這樣漫無目的地走著,直到他看到了他。

 

 ----------------------------------------------------------------------------


  「新杰!」

 

  張新杰猛地抬起了頭,看著眼前熟悉不過的身影,卻還是疑惑了一下。

 

「……文清?」

 

  「你怎麼會在這裡?」

 

  兩個人同時說出這句話,一說出口兩個人都是一愣,沒想到賽場上的默契延伸到了生活中。

 

  韓文清盯著一人獨坐在公園石椅上的張新杰看了半晌,最後也默默的坐到了他身旁。

 

  「其實…偶爾這樣也不錯呢」張新杰默默地吐出了這句話,即使只是坐在霸圖附近的小公園裡看夜景,也是他們倆從未有過的體驗。

 

  他們一直在為比賽忙碌著,日復一日的訓練、復盤,年輕人的張狂從來沒有出現在他們身上。張新杰嚴謹的個性讓他習慣按部就班地做完每一件事、韓文清固執的性格讓他的生活幾乎一成不變。有多久,他們沒有這樣出來走走了?

 

  忽然,韓文清覺得肩上一沉,只見身旁那人不知在何時進入了夢鄉。

 

  張新杰迷迷糊糊中只感到有人將他擁入懷中,那人的體溫和心跳聲讓他備感安心,失眠似乎不曾存在過。

 

  如果可以的話,韓文清真希望時間可以永遠停在這一刻。其實張新杰要的很簡單,只是一個擁抱、一個陪伴而已,韓文清想到之前為了張新杰生日禮物而煩惱的自己就忍不住笑了出來。

 

 

 

  遠方的教堂傳來低沉的鐘聲,默默地迴盪在他們倆人身旁,韓文清渾厚的嗓音飄散在風中。

 

  「新杰,生日快樂。」

 

 

 

  何夜無月,何處無竹柏,但少閒人如吾兩人者耳。

 

 

 

 

 

我終於擠出這篇張大大的生賀啦~(灑花+放鞭炮),超開心der~作為新人小透明+產出龜速的我能壓死線趕上張新杰的生賀真是太好了OwO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3


评论(2)
热度(6)

你說,我是你最美麗的夢。
那,這是不是代表這一切都是一場空?

© 一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