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閃

【全職同人】背後隱藏的你-黃少天

  •私設很多

  •這篇明明不是BL向,為什麼總是有點跑題的感覺呢......




電競周刊開賣第一天就被搶購一空,原因是因為裡面的一則黃少天媽媽邱靜的專訪。其實選手家屬受訪不是件稀奇的事,但是這次專訪卻跌破大家的眼鏡--原來黃少天小時候很不愛說話。



  回到周刊專訪的那一天,黃少天的媽媽正陷入回憶之中……。



  黃少天是獨生子,從小雙親都要工作,常常留他一個人在家。每當黃少天的媽媽結束一天的工作回到家時,常常只聽到鍵盤和鼠標發出的聲音,沒有親切的問候、更不見黃少天的蹤跡。輕嘆了一口氣,環顧四週,家中一塵不染,交給黃少天的家事工作他都有完成,但循聲敲開他的房門,只看見一名身形略為單薄的少年聚精會神的凝視眼前的螢幕,耳畔邊環繞著遊戲的聲響,絲毫不知道媽媽正站在他身後。



  「少天呀,電腦不要玩太兇。我買了雞腿和排骨便當當晚餐,你想吃哪一個?」黃少天沉默了一會兒說:「爸爸呢?」「你爸要出差到這個月底,怎麼了嗎?趕快來吃飯了」「喔……」聲音絲毫掩蓋不住他的落寞,他退出遊戲,隨意的挑了個便當就開始吃了。



  黃少天的媽媽只想到這就被記者的問題打斷了。「請問黃少的爸爸是否因工作而長居外地呢?」邱靜答道:「他的爸爸公司常需出差,一個月通常見不到一次面,但是少天很崇拜他的爸爸,只有在爸爸面前才最像個小孩,其他時間都像機器人一樣。」「崇拜?」記者好奇的問。「他的爸爸平時的休閒娛樂就是玩榮耀,少天也受他影響開始接觸,他爸休假回來主要都是在陪他玩榮耀,都不陪我……」記者直接忽略了邱靜的委屈,直接切入正題「那…黃少是什麼時候變得話多的呢?」邱靜沉默了一會,才緩緩開口道「那是之後的事了…自從,他爸再也沒有回來過……」



  那時,黃少天和媽媽依舊過著平淡的日子,他一天一天的數著、算著爸爸回來的那一天,盼呀盼,盼到明天就是他爸爸回來的日子。



  「天天呀,爸爸這次回家有休兩星期的長假喔!到時候再來PK榮耀吧!」在電話另一端的黃少天聽著爸爸的聲音覺得好滿足,更何況這次爸爸回來可以陪自己打兩星期的榮耀!於是他開心的點頭說好,蹦蹦跳跳的跑回房間練榮耀去了。



  但是,第二天爸爸沒有如期回來,黃少天在機場等了又等,遲遲未等到爸爸搭乘的那架飛機降落的消息。但他實在餓的受不了了,於是決定去買個麵包,沒想到卻在他走出機場的那一剎那就接到了飛機失事的消息。他一臉不敢置信的望著他的手機,期待那則新聞快訊只是一則惡劣的玩笑,但是並沒有。他不知道是怎麼回到家的,桌上的電腦早已點開榮耀的登錄畫面,只是遲遲等不到熟悉的帳號卡登入……。



  邱靜一口氣扛起喪事的相關事宜,把一切都打理得很好。只是從頭到尾,黃少天都沒有哭,本來就話少的他變的更沉默了,非必要均不開口。在喪禮結束的那一天,邱靜默默的遞給了黃少天一樣東西,是一張帳號卡。「少天,這是他們找到你爸的遺物之一,我想你應該會想要。」他看著眼前那張帳號卡,終於忍不住的放聲大哭。



  之後,黃少天就一直用著那張爸爸的帳號卡四處在榮耀大陸上找人PK。大家都對他印象深刻,不是因為技術,而是未見其人、先見其文字泡。角色的四周一直都被愛玉般的文字泡包圍。但大家不知道的是,他只要越寂寞、放的文字泡就越多,彷彿文字泡可以趕走他的孤寂似的。



  有一天,他漫無目的打著小怪,卻冷不防的被一個元素法師放了冰系技能。那元素法師開口道:「你也太沒有警覺性了吧?我都站在你身旁那麼久了」黃少天雖然角色被冰凍,但語言系統可沒有,他難得簡短的發出兩個字母「PK」。



  黃少天一直認為自己的技術在榮耀中至少算的上高手,直到他在競技場被那個元素法師用一記死亡之門挑翻第三十二次時,他實在是信心全失。他從來沒有看過有人把元素法師玩的那麼猥瑣的!但此時那人開口了:「我是魏琛」黃少天愣了愣,問道:「魏琛是誰呀?」魏琛當下氣到想吐血「你有聽過榮耀職業聯盟嗎?我是藍雨戰隊的隊長,魏琛」魏琛這句話說的鏗鏘有力,但黃少天只默默說了句「所以呢?」「天呀你這小子不要太不識抬舉,我堂堂一個戰隊隊長耶!索克薩爾的創立者!你竟然沒有趕快對著我唱崇拜?」魏琛一口氣就大爆手速說了一長串,沒想到黃少天只說了句「我沒興趣」就下線了。



  魏琛當下覺得他的世界都被翻轉了,堂堂一個戰隊隊長竟然被一個小夥子視若無睹?於是他終於等到了黃少天上線的那一刻,他話都還沒開始講螢幕就被一大片的文字泡給覆蓋了。「你到底煩不煩阿你黏在人旁邊很好玩嗎難道你是個整天打網路遊戲的阿宅看看你多糟糕我可是有為青年不像你一樣胡搞瞎搞我每天準時洗臉刷牙上床睡覺生活規律又健康吃飯也不挑食每天五蔬果而且還不忘運動每周運動三次每次三十分鐘心跳達到一百三十三下這叫運動三三三你懂不懂?」魏琛頭一次見到垃圾話的優勢被發揮到了淋漓盡致,他好半天吐出一句:「你敢不敢當職業選手?」「這有什麼不敢的看我一表人才英俊瀟灑就知道我必成大器!」魏琛也不和他廢話,心想原來激將法專剋垃圾話呀?於是直接發了個時間地址就叫他來藍雨了。



  其實魏琛觀察他很久了,正好遇到這個機會就好好把握補充新血的時刻,而黃少天在藍雨也絲毫不遜色,沒有讓魏琛失望。但是黃少天雖然在遊戲裡極度聒噪,可是生活中卻安靜的不得了。直到有次在藍雨聚餐上他不小心喝多了,連路都走不穩,魏琛就只好把他扛回宿舍去。幫他把一切打點好後魏琛就決定先走了。不過,此時黃少天卻低低的說了句:「不要走……我還有很多話想跟你說……」魏琛猶豫再三還是決定拉張椅子坐在床邊照顧他。



  黃少天似乎在朦朧中看到了他爸爸,他想走向前去,但是身體卻動不了。他大聲的喊著:「爸爸,不要走!我還有好多話想跟你說……我還想要你陪我玩榮耀,一個人玩榮耀好寂寞……」此時的魏琛完全了解這個少年的反差是怎麼一回事了,他輕輕的為他擦去臉上的淚水,說道:「我一直都在」這才緩步離開房間。



  第二天,黃少天正因宿醉而頭痛的要命,訓練時一直無法專心。「小子,你今天是怎麼搞的呀?不會喝酒還喝那麼多,訓練完來找我」他緩緩望向聲音的來源,是魏琛。黃少天努力的回想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是卻絲毫沒有印象,只好惴惴不安的等待訓練時間結束。



  訓練時間一結束,黃少天膽怯的走向魏琛,魏琛開口說道:「你還記得你昨天說了什麼嗎?」黃少天搖了搖頭,接著魏琛又說:「你昨天把自己的事情說得差不多了,沒有爸爸沒關係,我老魏罩你!」當下黃少天瞬間覺得五雷轟頂,昨天自己竟然把事情都說出來了?!他還來不及思考這一回事,魏琛就已經走了。



  從那一天起,黃少天變得無比的依賴魏琛,魏琛就像他的第二個爸爸一樣寵著他,而黃少天也變的日益開朗,開始發揮他垃圾話的本質了。



  聽到這裡,記者緩緩地抽了一張面紙給邱靜,邱靜也慢慢的平靜下來。在最後,記者問了最後一個問題:「那...當初你給黃少的那張帳號卡,就是夜雨聲煩嗎?」邱靜回道:「我想是的,他爸爸常說:思念無邊,唯有夜雨聲煩...」。

评论(2)
热度(3)

你說,我是你最美麗的夢。
那,這是不是代表這一切都是一場空?

© 一閃 | Powered by LOFTER